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JR

 
 
 

日志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2010-10-27 19:34:59|  分类: 自然风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BJQIQI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我们记忆历史模糊的汉代起,每年冬天冰封青海湖面时,都会有苦行僧背负着一年的口粮踏过冰面,用一整天的时间行驶几十公里,到达这座孤独的小岛。之后,用一整年时间在那个孤独的世界里,过着岛上一日,人间七天的闭关清修。我在想,那个年代,佛教可能还未正式进入中原大地,那些苦行僧们该是从古印度经吐蕃行走过来的吧?这个处于青海湖中央位置的小岛,便是海心山,它在一年中其他三季,便被茫茫大海般的湖水包围着,与世隔绝。

若单从旅游的角度,现在要上海心山的方式与汉代无异,不过有了节目的协调,我们顺利上了一艘补给船,并在漫天乌云的笼罩上,踏上了波涛汹涌的行程。青海湖风云莫测,不一会,海面翻涌,而海心山却越来越明显地出现在眼前。远远望去,海心山两长而中部宽,形如佛教的重要法器——海螺壳,在一整片乌云的笼罩下,愈显神秘。

由于海心山没有码头,只能换乘船后拉着的小小船上岛。岛上巨大的鹅卵石无规则地散落四方,紫色的野韭菜花在阴霾里依然明媚地支撑成一道明丽的风景。山脚下的石块间有口泉井,为了防止春天冰块融化时的冲击,已被人用石砌起墙保护起来。我很难想象这么一个被咸水包围着的小岛上居然存在这么一汪淡水泉眼,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汪淡水,才有了岛上这两千多年光阴里的苦行生活。沿着没有路的路上行,悬崖间是苦行僧的住所,走近拜访,无人,却见识到真正的家徒四壁。我开始想象如此面朝大海亦会春暖花开的地方,会不会因为这毫无物质保障的苦行生活而被我所放弃?那我所能承受的最大苦修期限又是多久呢?一年?一月?一周?亦或只有一天?

在通往莲花庵的路上遇到住在悬崖小屋内的主人,本想与他们聊聊苦行的意义与坚持,却因他们不懂汉语而无法深入沟通。但从他们坚定的表情与淡然的谈吐间,一股力量触动到我的内心,并在刹那骚动起我的神经。我必须收回我刚才在物质匮乏前流露出的种种退却,因为在信仰面前,一切都渺小得微乎其微。

莲花庵最初的历史我并没考证,也许史于汉代,也许由莲花生大师从遥远的古印度带来,但有记载的书中说是道光三年(1823),时称“灵显青海神庙”。今天的莲花庵与它的住持西尼王毛一样朴素依然。她红红的双颊与浅浅的笑容告诉我她不凡的过往,她曾用近三年半的时间,从青海湖长叩至大昭寺。也许我只用简单的一句话概括了她的这次壮举,但却无法道出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她脸上镌刻下的对生命与信仰无限坚定的伏线。相比稳重少语的西尼王毛,前来接我的莲花庵管家——青增卓玛更令我印象深刻。她与我同龄,岁月除了给予她高原红外,还未带走她的灿烂年华。青春还驻留在这个女子的脸上,她脚下的运动鞋与双肩包都令我在梦境与现实间游移。原来,每日清晨从山顶的庵内去山脚的泉井处挑水是她的必修课,这一个负重的来回她说只要半个小时,而刚才同样的来时路,我却已用了半小时。

庵里以盛宴的方式接待了我们,因为几天后这里将举行一个望海大佛的开光仪式,所以今天才有补给船运来如此多的口粮。要是平时,这诸如酥油饼之类的美食是无论如何吃不到的,但即便是如此稀缺的美食,却厚实坚硬到我难以无水下咽。尽管有两台摄像机的不间断拍摄,饭后闲暇时间里,我与小尼姑们简单的丢球游戏都成为快乐的源泉。回味着这光景,恍然悟到原来有时快乐如此简单,在越没有物质萦绕的世界里,越是容易轻易的出现。小尼姑们单纯的笑脸就如同她们种在庵外的向日葵,灿烂又怡然。

沿着莲花生大师的脚印,我行走在这个远离尘嚣的小岛上,随处散落的风马告诉我苯教亦在此流传。苯教是松赞干布确立藏传佛教间就早已存在的,它以原始又质朴的想法,膜拜着天地间日月山川。而青海湖自古就是藏人眼中的圣湖,湖中的鱼亦被苯教尊为海龙之神。两晋时期的吐谷浑族人,就曾将波斯壮实的良种马在冬天湖面封冻时,赶到海心山上放牧。春暖花开时,马在湖边饮水时会与湖中的海龙神交配,产下“龙驹”,能有夸父追日之态,奇健无比,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海骢”。隋代,青海骢已成为进贡的神马而声名远扬中原。唐玄宗晚期曾在海心山上建造应龙城与吐蕃对抗,并顺便负责神马的培育工作。虽然千年的岁月早已将整座应龙城的痕迹抹得一干二净,但当我站在山头高耸的经幡下望着山脚正在吃草的马儿,我突然记不得今昔是何夕了。

浓云再次涌上海心山的上空,风四起,我即将告别这座清修千年的小岛,踏上返程的船。为了让我们更好地观察到这座如螺壳般外形的小岛,船在风浪里绕着小岛行驶一周,在某个海角处,我看到了密密排列的海鸟。在船儿经过的刹那,鸟儿齐齐飞起围绕在我们四周,而这一切又在我们渐行渐远后回归平静。或许,它们许久都没见到这么多人,所以不分来者都夹道欢迎;又或许,它们与苦行者一样,都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一角清修一生,更多要面对的是无边的苦海与无尽的悟道。在这样一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孤岛上,似乎又是苦行无边无涯的尽头,而我的内心深处,又将如何面对这样一份在坚定信仰与残酷现实间的选择?

敬请收看青海卫视11月2日晚10:30  BJQIQI版《我是冒险王》


通往海心山的码头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船尾的小船是上海心山的必需工具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前方的乌云下就是海心山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海心山顶的莲花庵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山顶的佛塔与山下的苦行僧石洞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上岛的四周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岛上开满野韭菜花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岛上唯一的淡水源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苦行僧在悬崖边的房子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遇到苦行僧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遇到“龙吸水”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与尼姑玩球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即将落成的望海大佛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现代版的青海骢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me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海角上是密密的海鸟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我们的船只能停在远远的地方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岛上一隅的海鸟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青色青海(二)海心山,苦行尽头的秘境 - BJQIQI - BJQIQI看图说话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